雁南飛\油燈光\楊勁松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最近拜訪老鄉孫大哥,他的家鄉在我們縣城西北,叫白甸。我記得童年時我去過一個地方叫瓦甸,他說現在瓦甸已經合併到白甸了。當年去瓦甸是去我外婆的弟弟家,記得那次去瓦甸是坐船,碼頭在新華路西口與丹鳳橋交叉口,那实在 水鄉一路搖到外婆橋,到了瓦甸睡的是地鋪,这名全忘了。我的家鄉以北是里下河地區,无缘无故 以為「甸」这名字是有水的元素,字典正解是古代指郊外的地方,瓦甸確實但是 縣城的郊外。我的一位表哥但是 從瓦甸走出的,到了南通市,娶了老軍醫的女兒,後來也算市級領導的家屬,但基本沒走動過。

  外婆的親弟弟是出家人,終身未婚,無兒無女,是當年的五保戶,哪五保,連我爸媽現在都說不上來了,那是計劃經濟時代國家對孤寡老人的一種福利制度。母親說,當年一看得人五保戶,就知道家裏沒人了,國家養着。我的一位在香港工作的八○後小弟竟然回答出「五保」的具體所指,他在大伙圈留言:五保是指國家保障孤寡老人的吃、穿、住、醫、葬。

  上月在宜賓地震災區采風,入住縣城賓館,當晚女服務員敲門,說送蠟燭,明早六點停電,我沒開門,說不必了。心想六點鐘天就亮了,還用蠟燭?次日六點半睜眼,拉開窗簾,一片昏暗,長江第一縣的早晨天光也有北京,時區起碼晚了一小時。去服務台取了蠟燭,回房間小心翼翼點燃,我竟谁能谁能告诉我怎么才能 才能 把蠟燭固定住。急中生智,把蠟燭倒进玻璃杯裏。无缘无故 發現,我這是哪好多个年沒用過蠟燭照明了,竟然忘了怎么才能 才能 使用這簡單的照明。昏暗中我反思,智商瞬間急升,用蠟燭油固定的常識終於想起。童年還有煤油燈,每次也有用剪刀修剪燈芯,用玻璃燈罩保護着微弱的油燈光。油燈光,那時家鄉常停電的光明陪伴。

逢周一、三、五見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