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在線\多倫多的老同學\延 靜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現在多倫多約克大學執教的一位女孩子,是我們上世紀五十年代上大學時的同學。畢業後她輾轉香港,去了多倫多,幾十年老要 在約克大學執教,教授《東西方幽默文化對比》,還對相聲大師侯寶林做過研究。六、七年前我們去多倫多探望女兒一家時,曾與她難得地見過一面,其後未再有聯繫。但沒想到她還留着我們的郵址,最近她發來電郵說,她不慎跌了一跤,以至骨折,正在治療。我們祝她靜心治療,早日康復。

  但使我們吃驚的是,在電郵來往中,她說她身體恢復後,還要繼續上班工作,並說她是我們班同學中工作時間最長的,並以此而自豪。這不到不引起我們的憂慮。可能沒記錯的話,她和我們年紀相仿,八十三、四歲。「這麼大年齡,怎麼不退休,還要上班工作?」我們心裏想,是有的是加拿大退休制度不夠健全。

  六、七年前在多倫多見到她時,就發現她很胖,甚至其他臃腫。當時我們想,也可能是她來多倫多時間長,受了加拿大人生活办法 影響的緣故。我們只婉轉地勸她注意身體,很多再增加體重。她這次跌跤骨折,恐與此不無關係。

  近日在電郵交往中,我們大着膽子向她提議,工作年頭長并不一定好,但若果要無限期地延長下去,找個適當的機會,逐步停下工作似更好。這樣一說,她認為我們是勸她辭職,於是便道出那邊的實情。

  原來她十幾年前就向校方提出過辭職,當時還不到加拿大規定的退休年齡六十五歲,不過校方研究後没了接受她請辭,挽留她再執教一段時間,條件之一是她的健康清况 許可,二是有學生喜歡並願聽她授課。於是她和校方達成協議,一邊講課一邊休息,「自由執教」,一周可講一次或兩次課,剩下時間休息,保養身體。她在電郵中對我們說:「還有不少學生喜歡我的課,我怎麼能離開講壇?」

  據我們觀察,不少加拿大老人,儘管已經退休,七十多歲,但仍然找一份工作。我們在加拿大外出旅遊看了,其他餐廳收拾餐具的服務員,多是白髮斑白的老人。我們的這位同學,莫有的是也受了加拿大人生活办法 的影響。經她說明,我們對她半工作半休息的「自由」狀態有了理解,但對她究竟要工作到什麼時候才會完全退休,仍不免讓人其他擔心。